4/5/2017

久久去一次西門町,開會,順便想把丟失了的廣角鏡頭買回來,但真的不愛逛配件把眼睛塞滿的選擇之多,一看就頭昏腦脹,於是走進第一家問要黑色的就買了,雖然覺得有點貴。過了個路口再看到一樣的,忍不住走上前問一問,賣550,我三分鐘前買了790。 好貴的路口。 聽我大叫朋友說,買了就別問,不然就問了才買。 有道理,但我買了又問了。 只好來怒拍790張,一塊一張,還好啦。我用怪邏輯安慰著魯莽的頭腦。

3/5/2017

弄了一個小房間把自己困好,求自律。 但魂還是飛了魄還是散的,滿心只想泡咖啡煮東西,滿腦子也是不想說的話。我想這也是正常的所謂“上班”狀態吧,至少我坐在這裡了,實際上的進度跟流逝的時間不一定能成正比,但我的確來了上班了啊。 自由是多麼的考驗自律,我想每個自由職業的工作者都懂。

2/5/2017

曾經一點都不被電子書吸引, 雖然也拿起來看過,覺得電子墨很像紙看得舒服, 但如果每個人都用電子書的話, 以後要怎麼跟朋友交換,一本書要怎麼分享給幾個人看呢? 只要想到多一個東西要充電眉頭就鄒起來了。 每次坐飛機內心都更確認紙本書才是王道, 起飛降落要關掉什麼電子用品都跟我沒關係,繼續翻頁繼續看。 直到遇到一本很想看的書跟字典一樣厚, 我知道我這輩子都不會想背著走, 只在家看也不可能看得完的時候, 才開始考慮。 不用還好, 一用就飛上天了, 像第一次用ipod一樣, 想把整個library (literally) 塞進去。 也會懷疑自己一直對‘實體’的執著, 尤其在搬家的時候。 不過算了,又不是 either or, 怎麼來怎麼看。

1/5/2017

已經5月了,快得可怕。 今天繼續看chef's table, 每個chef都是藝術家, 整個系列給為了本來食物而看的我端上了他們背後的故事,心思,態度,拍得好好看。 看完第二季,不少名廚的經歷有很多共同點, 找自己,懷疑自己,再相信自己,被挑戰,跟隨自己內心煮自己想煮的, 剛開始得不到認同,沒有人去他們好不容易勇敢踏出一步開的餐廳, 直到被一個獎項,或一個評論,一個業內的名人看到, 成為事業上的轉捩點,聲譽有了,客人開始來了。 雖然得到聲譽之前,這些人的作品一樣好,但沒有人知道, 或者想法前衛破格被批評,欣賞的人不夠多,不被理解, 都成為差點支撐不過去的原因。 不知道有多少很有抱負很有創意的chefs因為沒有被看到被理解而撐不住呢, 我想一定有很多。 到最後在一個領域的成功,其中一個因素必須是非常的堅持吧。 更好看的是每個chef跟食物的關係,想透過作品傳達的,保存的,分享的,實踐的, 那些比自己更大的理由,比成功更有意義的故事。

30/4/2017

sunday, cooking. 做不擅長的事情其實很舒壓, 也就是說如果可以儘快認清所有事情我其實都不擅長也不錯。 切洋蔥很好玩,焦化洋蔥更好玩, 醬汁還可以沒有太水水的, 沒有白酒只有sake也一樣倒進去了, 只是義大利麵煮太久了, 不過還是可以吃。

29/4/2017

實在是太習慣坐計程車了,身為一個通常從出門口已經遲到的方向盲。 最近才開始坐公車,也找到了唯一一個不會暈車的座位,就是在司機旁邊。 通常都沒有人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知道那裡其實也可以坐,或是不想跨過去,擔心按不到下車鈴,怕尷尬? 在尷尬與嘔吐之間我選擇跨過去直接跟司機說要下車。 從家到工作室的公車與捷運,給了我一點上下班的節奏,雖然我還是選擇跟大部份上下班的人的時間錯開,但是對於通勤本身的好處也是慢慢開始體驗到了。 在做很多生活上的選擇的時候,我總被‘方便’綁架,忘了得到‘快捷’而失去的,對非‘最方便快捷’的事情的好處,總是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