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017

曾經一點都不被電子書吸引, 雖然也拿起來看過,覺得電子墨很像紙看得舒服, 但如果每個人都用電子書的話, 以後要怎麼跟朋友交換,一本書要怎麼分享給幾個人看呢? 只要想到多一個東西要充電眉頭就鄒起來了。 每次坐飛機內心都更確認紙本書才是王道, 起飛降落要關掉什麼電子用品都跟我沒關係,繼續翻頁繼續看。 直到遇到一本很想看的書跟字典一樣厚, 我知道我這輩子都不會想背著走, 只在家看也不可能看得完的時候, 才開始考慮。 不用還好, 一用就飛上天了, 像第一次用ipod一樣, 想把整個library (literally) 塞進去。 也會懷疑自己一直對‘實體’的執著, 尤其在搬家的時候。 不過算了,又不是 either or, 怎麼來怎麼看。

1/5/2017

已經5月了,快得可怕。 今天繼續看chef's table, 每個chef都是藝術家, 整個系列給為了本來食物而看的我端上了他們背後的故事,心思,態度,拍得好好看。 看完第二季,不少名廚的經歷有很多共同點, 找自己,懷疑自己,再相信自己,被挑戰,跟隨自己內心煮自己想煮的, 剛開始得不到認同,沒有人去他們好不容易勇敢踏出一步開的餐廳, 直到被一個獎項,或一個評論,一個業內的名人看到, 成為事業上的轉捩點,聲譽有了,客人開始來了。 雖然得到聲譽之前,這些人的作品一樣好,但沒有人知道, 或者想法前衛破格被批評,欣賞的人不夠多,不被理解, 都成為差點支撐不過去的原因。 不知道有多少很有抱負很有創意的chefs因為沒有被看到被理解而撐不住呢, 我想一定有很多。 到最後在一個領域的成功,其中一個因素必須是非常的堅持吧。 更好看的是每個chef跟食物的關係,想透過作品傳達的,保存的,分享的,實踐的, 那些比自己更大的理由,比成功更有意義的故事。

30/4/2017

sunday, cooking. 做不擅長的事情其實很舒壓, 也就是說如果可以儘快認清所有事情我其實都不擅長也不錯。 切洋蔥很好玩,焦化洋蔥更好玩, 醬汁還可以沒有太水水的, 沒有白酒只有sake也一樣倒進去了, 只是義大利麵煮太久了, 不過還是可以吃。

29/4/2017

實在是太習慣坐計程車了,身為一個通常從出門口已經遲到的方向盲。 最近才開始坐公車,也找到了唯一一個不會暈車的座位,就是在司機旁邊。 通常都沒有人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知道那裡其實也可以坐,或是不想跨過去,擔心按不到下車鈴,怕尷尬? 在尷尬與嘔吐之間我選擇跨過去直接跟司機說要下車。 從家到工作室的公車與捷運,給了我一點上下班的節奏,雖然我還是選擇跟大部份上下班的人的時間錯開,但是對於通勤本身的好處也是慢慢開始體驗到了。 在做很多生活上的選擇的時候,我總被‘方便’綁架,忘了得到‘快捷’而失去的,對非‘最方便快捷’的事情的好處,總是看不到。

28/4/2017

被天氣綁架了。難得一見的高清,這片藍,那片綠,實在不忍心把自己困在小房間裡。已習慣不規律換來的自由是至少可以自己決定把週末與平日對調一天。台灣愛下雨愛到讓本來享受陰天和微雨的人也懂得珍惜陽光的燦爛了。最舒服就是有太陽又是涼快乾爽的,不知道是不是秋天出生的人都這麼覺得。 真是個發呆,聽歌,看書的好日子啊。 為何什麼都不做的姿態顯得這麼奢侈,休息明明不需要伴隨著內疚啊。

26/4/2017

會有寫daily/日記 blog 的想法是因為在咖啡廳看到這本書, 之前在日本看到就想買但是看不懂日文,也不知道有中文版的,最近買到了看得懂的了。好開心。 2005年用手機拍照記事,寫日常,‘健身,沖照片’,看起來好沒壓力的字啊, 剛好我正在想這個網站要寫什麼好,就玩玩看。 只是寫了幾天發現我都在寫我在想什麼,沒有在記錄我在做什麼, 也可能因為我想的事情比實際上做的事情多太多。 everything happens in my head. 十二年前一個攝影大師用手機拍照, 是一個很隨意很生活蠻有趣的呈現吧, 現在用手機拍照的都攝影大師了。 至於 ‘隨意/生活的呈現’,當時可能比較珍貴,現在泛濫了, 比較難看到的好好的完整一篇日記,不是此刻面前的食物的照片, 而是一天快結束時描述跟誰一起吃過什麼的文字,不意圖任何人明白,沒那麼即時也沒有互動,就記錄自己的每天。 我想念種種因手機進化而失去的安寧,不那麼方便的好處。 不用告訴我有幾個人認同這些字,有幾個人看過,有幾個人覺得怎樣又怎麼回應,就回到自言自語也不錯。 重點是,沒有重點。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