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2017

若選擇了冷漠,那就要承擔冷漠的後果,面對因為沒有被關心而失去的一切。 世界的模樣,是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刻的選擇造成的。

24/4/2017

destination is overrated. 是時間趕我,還是我趕時間? 想來是我趕而已, 時間沒有多過也沒有少過, 沒有快過也沒有慢過,沒有急過也沒有忙過。 在這裡和那裡之間,還有空間, 永遠都有空間。

21/4/2017

'If I'm a story teller, it's because I listen.' - John Berger The Seasons in Quincy: Four Portraits of John Berger. 

鏡子裡的她

照片裏面的小女孩我認識, 濃眉毛,大眼睛,還有右眼下面那快樂的酒窩 。 臉上只有一兩顆痣,不算多。 她曾經在鏡子裡看著我, 叫我快點長大, 她跟我說,成為大人就什麼都可以做了。 我說好, 眨眼就成了大人, 才知道,什麼都能做的是她。 我清楚記得她的衝勁,她的自信。 對她來說,當下就是唯一, 她想做的事不需要任何理由, 就算被限制, 也可以憑想像, 她可以想得跟真的一樣。 不太記得她的眼睛,跟我的差別。 也不知道混濁的是世界, 還是時間這條不負責任的河流, 我見到的眼睛越多, 越難看見仍清澈的。 鏡子裡的臉天天換一張, 相似又不一樣。 漸漸她消失於我面前, 跑到我心裡, 找了一個角落,睡著了。 在我裝大人的同時,也會偷窺她的夢。 5/16/2016

20/4/2017

忘了是哪個攝影師,照片裡總是會有水或倒影。他並沒有特定這為主題去找去拍,只是有一天發現這不自覺的習慣,我相信是潛意識的選擇。 我也是喜歡拍照很久以後才發現好多照片裡都是窗。 通常都是沒打開的窗,窗外景色不一定能看清或很美,但總是有光。

19/4/2017

咖啡廳總是比家更有歸屬感,比工作室更好工作。 在生活過度曝光的日常裡,越來越想保留沒有話要對誰說的時候。 想起寫日記這件事,多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