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2017


也太久沒寫字。

diary 又變 travel log了。也合理。

歐美巡演第二週到了第六個城市,在想,如果到哪裡都總是去找自己本身感興趣的東西來看,這樣目光會開拓嗎?這個以喜好為優先的習慣,鼓勵我們以preference來取決方向的時代,是對誰有好處呢?我們不停地跟隨自己的喜好,收窄範圍的同時如果沒有變得深入的話,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呢?

最近聽到了一個pod cast(坐長途車我除了看窗什麼都看不了)說有個google的員工,因為對自己的同溫層以外感到好奇但不知道如何跳進其他的泡泡裡,自己寫了一個app,一個從臉書隨機抽取event活動來安排行事曆的app, 然後他就跟著這個app,參加一些他不知道存在的各種聚會,跟未接觸過的族群會面,後來他喜歡上這樣的方式,很享受未知帶來的收穫,聽音樂也是隨機播放,不讓自己的喜好規限自己接觸的人事物。他說以後可能會把app公開,我也好奇有多少人會有興趣不讓興趣主宰。